或者美股新一轮上涨基础已奠定

2019-02-25 在线留言

□余丰慧

比较上一次美联储议息会议,周四公布的1月货币政策会议纪要“鸽派”信号更强,不仅加息成了未知数,而且缩表也可能终止。会议纪要对去年年末股市动荡跟金融市场的稳固性以及投资者的担心表示关怀,强调了寰球经济的下行危险,显示2019年下半年结束缩表成为大略率事件,而在加息问题上则与会者存在分歧。不仅如此,美联储还少有地作了自我“检讨”,对去年美股的技能性熊市,除了年末流动性太差、投资者感情恶化、市场担忧金融市场稳定外,美联储否定对寰球经济的蹩脚情况理解得“不清楚”。

报告用美联储一贯的表述口吻称,面对多种经济前景的危险,货泉政策的举措应该有耐烦。保持耐心,这是美联储表述的艺术,即不急于加息缩表,连续观察,主要是看市场变革对货币政策的影响与诉求。当初来看,美联储再度加息的门槛相当高。

美联储还认为,在管理缩表过程中有灵活性很重要。若有必要,为达到宏观经济目标,根据经济跟金融变更而调解缩表盘算的细节是适合的。本月早些时候,费城联储主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美联储正在濒临缩表终点。预计银行预备金的范围需要在1万亿至1.3万亿美元之间,来缓冲流动性的波动。目前美联储准备金的范畴为1.6万亿美元,每月下降约500亿美元,按这一速度,到2019年年底准备金将降至不足1.1万亿美元。因而,年内停止缩表本是在情理之中。市场最为关注的是加息与否,而事实上因为缩表是直接从市场抽走流动性的量化工具,威力基本与提高存款筹备金率一样,所以,或者率结束缩减资产负债表对提振股市的作用,要比减少加息次数对股市的影响更大。这兴许是在多重利空下,美股依然上涨的关键因素。

仅从目前看,美国经济继续增加不悬念。用美联储副主席克拉里达的话来说,“当初还一直定咱们正看到的美国经济增添放缓的程度。”因此,此前预期的今年加息两次或能实现。但必须考虑另外两大因素:一是通胀率水平。基于2%的通胀率目的始终摇摆不定,而且存在下滑趋势与概率,支撑今年加息两次力度显然不够。二是金融市场动荡因素。这个因素很难控制。美联储不好把握之处在于,其余指标到达加息条件后,一旦放出加息信号,市场就会波动,怎么办?面对新的市场波动,成本加还是不加呢?这让美联储切实难以定夺。退一步说,即使美联储今年加息两次,也比去年四次大幅减少。

这么看来,或者美股新一轮上涨基础已奠定。

(作者系银行从业者,资深财经评论人)